易水

刀剑乱舞/第五人格/阴阳师。一只快要没救的小咸鱼,如果脱稿千万不要催!越催越慢!!

精神分裂的日常[双杰/自攻自受]

他是个艺术家,手持画笔每天作画。当然,只是勉强的维持生活。他倒也不怎么介意,愉悦的继续维持这样的生活,顺带每天看看报纸。挺平静的小日子,可惜在“开膛手杰克”出现之后截止。

一开始依旧平静,即使“杰克”登上报纸,他也并不怎么注意。让他好奇的是什么人才能拥有如此残忍的手笔,甚至把人的内脏啃咬到残缺。

异常开始于一个清晨。

浓雾如同往常一般笼罩着这座城市。最近他的作息规律好了不少,因为几乎每次都会在晚上九点感到强烈的困意,像是马上就要死去一般。但到了第二天清醒的晚极了,且醒来后仍旧感到十分疲惫,硬是要形容的话——像是奔波了一整晚。早上来一份甜点当然是美妙的,可最近他早上会有莫名的饱胀感,就像是夜里吃了一份大餐。他甩了甩头忽视掉了最近以来的异常,简单的洗漱后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他的灵感来源十分奇妙,是夜里的梦境。不知为何他记得十分清楚,就像是亲身经历一般。他拿起笔,一笔一笔勾勒出来梦中的内容:夜色浓密的雾中,男人和女人交谈甚欢。那男人看不清面容,但女人却长的十分美丽,但形容起她的气质却像个妓女。

他画到一半,门铃突然响起,伸了个懒腰把画笔搁下。卖报童把报纸送了过来,他轻笑着拿了报纸,把几个铜板放在了卖报童的手心。随即进了屋坐在画板面前展开了报纸。头条仍旧是“开膛手杰克”。他已经不再惊奇了,甚至有几分对于“开膛手”的期待。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报纸上受害女人的长相,不禁吓了一身冷汗——和他梦中的女人一模一样。他难以置信的抓住了报纸细细的观察,确认无误之后把画布扯了下来塞进了桌底的最角落。他就这样愣神了许久,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。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像是这样就可以排解疑惑——他甚至怀疑这是恶魔做的事情。但无可否认的,这是事实。

他裹上了风衣出了家门,浓雾依旧沉在此地,太阳光也被这浓雾遮挡住,且天空不见一分蔚蓝,像是临近黑夜一般。他心不在焉的在街上晃荡,一边走一边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扯了扯嘴角,“这是巧合?或许我在哪里见过着女人。”他略有些自嘲的想着。临近中午才晃晃悠悠的回了家。

下午时间过得很快,他重新换了一张画布,可脑中不断环绕着上午未完成的画,他几乎要不受控制的把那幅画画下来。他甚至整整发呆了一个下午,他知道,这副画不能出现。他受不了了,终于放弃了作画这个念头,扔下了画笔。强烈的困意再次袭来,他终于又睡死了过去。





作者
这次的梗就完全来自杰克的推演了。旧装拿到后我才发现杰克原来是****。这次具体多长时间写完我也不确定了xx可能要两篇以上。

海妖(王子x海妖,耽美向慎入)

*渣文笔致歉
*提醒王子是攻!!
*阑尾注意。别打我

1.
海妖活了一百年,第一次遇到翻船的事件,他也是头一次不由自主的唱出歌,以及第一次救人,第一次观察到人类。
“你是美人……啊不美男鱼?”自小就喜欢格林童话的王子先开了口,“你是不是十五岁了?然后你把我放到这里让别的女人来找我,最后你的鱼尾会被巫婆变成腿,来岸上找我?最后你因为舍不得我死而变成泡沫!”
海妖:“……”

2.
海妖其实不喜欢说话,在必要的时候才会最直接的表达。
“美男鱼,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王子笑眯眯的趴在沙滩上看着海妖给他处理鱼,看到鱼的内脏被挖出来的时候脸色猛然一僵,“我能不吃吗?”
海妖淡淡的撇了王子一眼,在救了他之后第一次开口:“不能。”

3.
海妖一直都不懂“美男鱼”是个什么东西,他只知道“鱼”是能吃的。
这是第三天,王子正在洗衣服,身上只有一块非常大的海藻系在腰上挡住重点部位。
“美男鱼是什么?”海妖第一次主动跟王子说话。
王子惊奇的看着海妖,脸上一贯的笑容又回来了,“就是你啊,你就是美男鱼。”
海妖有点不解,索性回到了海底去找大型鱼类,看看有没有主动来攻击自己的。
“这人真怪。”海妖心想。

4.
王子在岛上待了五天了,一点新鲜蔬菜或者任何一种水果都没有吃到,毕竟这玩意儿海妖也找不到。
最让他纳闷儿的是,连寻找他的船队都没来过。王子表示他sad极了,原来国王给他的历练也包括这个吗?
王子继续没心没肺的啃生鱼肉。为什么是生的?钻木取火这种东西他怎么会!

5.
海妖其实长的挺好看的,很符合王子印象中美男鱼的长相。
银发,尖耳,蓝眸以及白皙的皮肤,和上身各处若隐若现的银色鳞片。最让他沉迷的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银色鱼尾!
可惜王子每次想要去摸的时侯都会被海妖狠狠地瞪一眼,附加脸上被鱼尾甩一个响亮的巴掌……哦不,尾掌(??)作为奖励
他一直在海妖的底线上跳着脚踏舞,海妖只觉得这家伙烦人。

6.
海妖因为王子,莫名的每晚都习惯性的在沙滩上睡觉。只有尾巴泡在水里,以防脱水。
所以每天一到早上王子看见的就是这副香艳的场景,刚开始他还不习惯,甚至有一次流了鼻血,海妖还纳闷儿为什么这人类这么麻烦!
王子后来终于习惯了,只不过他多了一个兴趣爱好——在醒来之后躺在还要身边,观察海妖。
或许在不知不觉中,王子已经离不开海妖了。

7.
王子这次终于得逞了,他成功的在海妖睡着的时候摸了海妖的尾巴。
然后他整整三天没见过海妖的面,只有定时出现在沙滩上被海藻包裹着的小鱼。王子懊悔碰了海妖的尾巴,终于等到了海妖消气。
其实海妖也难受,被碰了尾巴之后惊的他以为遇到了敌人!虽然说王子看不到海妖,但是海妖给了王子小鱼之后就在远远的海水里默默观察王子。
他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去了。没了王子的唠叨声,海妖觉得有点不习惯。

8.
海妖这几天有点不对劲,就和王子说的那样,尾巴有时候会突然变成人类的双腿。海妖潜下深海去找老前辈。
“你是发情期到了。”老前辈笑得一脸猥琐,和他俊秀的脸颊十分不符。
“……发情期?”海妖瞬间懵逼,传承记忆力没告诉他这个。
“就是你要找个人类……”老前辈趴在海妖耳朵边上小声儿说了很多东西。海妖听得似懂非懂,听到最后,老前辈推了海妖一把,“最近看你也不在海底,估计是遇上人类了吧?啧啧啧,年轻人啊……”
海妖半响没动静,在海里找了鱼之后上了岸,死死地盯着王子。
“前辈说我的发情期到了,要和人类**”还要面无表情的复述,恰好尾巴在这时候变成了腿。海妖指了指腿,属于男人的**也一览无余。
王子看着海妖,咽了一口口水。
后边发生了什么?你们自己心里头估计都有底儿。

9.
在岛上待了三个月,王子已经很适应了。恰好他在这一天发现了从他的国家来的船。骑士长下船想要让王子上船,王子却犹豫了。
“再给我一天时间。”王子这样说。
“抱歉王子,我国已经开战了,国王多天劳累,现在重病不起,国家现在很需要你。”骑士长的声音铿锵有力。
“我求你了,就一天。”王子声音有些哽咽,他知道在这之后他再也不会见到海妖。
骑士长最后点了点头。
海妖悄悄的在水中听着两人谈话,他最后游进了海底。

夜晚,王子坐在沙滩上,海妖就在海里。他们两个对视着,王子说着,海妖静静的听。
“……其实啊,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是我命定的鱼。对了,格林童话里都说美男鱼会唱歌,你能给我唱一首吗?”

其实海妖唱的歌是会要人命的,笨蛋。海妖这样想,他第一次流泪。但是在浓浓的夜色中并不明显。

10.
王子回到了国家,他的国家处于劣势。邻国要求双方和亲才能结束战争,而他是国内唯一的王子。在对于爱情和和平之间,王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平。他选择了大义。
王子娶了邻国的公主,只不过他少了一只海妖。因为他离开了海妖。
海妖依旧在海底生活,只不过他少了一个东西——心。王子带走了他的心。

11.
海妖喜欢上了在暴风中歌唱,他还想在见一次王子……不,现在已经是国王了。
国王喜欢上了航海,因为他还想见一次使他朝思暮想的海妖。
可他们之后如同平行线似的,再也没有遇见过。
他们本不该相遇,本不该相爱。





最近的新梗。一上课灵感如同潮水用来(???)所以这次考试考砸的话,估计就没更新了。死不要脸加了个格林童话标签应该没人注意到吧?

有人想看符坚x慕容冲吗?结局当然是be

第五人格公寓楼(2)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

奈布在挣扎,试图逃出这个房间,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即将会发生的事情。

“小甜心,你如果就这样跑掉,我是会生气的。”杰克凑到了奈布的耳畔,轻轻的呼出一些热气。奈布的脸颊红了几分,眸中还是一派倔强的样子。毕竟就这样屈服,太丢脸了。

奈布看着面前那张脸,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,给人印个手掌印才开心。被人露在怀里确实不太好受,手臂无法动弹,只能通过扭曲身子来挣扎一下。突然之间灵光一闪,抬脚狠狠地就踩上杰克脚(jio)。奈布觉得这是自己这几天最聪明的时候,再次趁人愣神逃出对方禁锢,真面看着杰克一步一步往后走着,顺带赞叹了一下这房间真大,一直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才停下,和杰克面对面的望着。良久都没有人开口说话,还是奈布主动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氛围。

“你不是个老板吗?来我们这个小地方干什么?闲着没事儿干找踩还是找打?”挑了挑眉,脸上露出一副鄙夷的神情。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杰克稍有红肿的脚背,嗤笑的一声,试图惹怒人,露出破绽。

“小甜心,你为什么不想想我来这里是为了你呢?”稍皱了一下眉,面上还是带着些笑意,眸子弯着,一副绅士的做派。奈布看着杰克,翻了个白眼,暗自在腹中吐槽对方。

“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?据说现在的年轻女孩都挺喜欢的。不过我可不是女孩子——”奈布停了下来,仔细的想了想怎么来形容杰克,半响之后才开口,“死给。”

杰克表示这是他见过最冥顽不灵的小东西,还能得寸进尺的继续惹怒自己。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保持着自己的风度,只不过是笑容收了几分。回想了一下先前看过的《恋爱攻略》的东西,缓缓的背出了上面的一句话:“就算是弯了,那也是因为你。不是因为性别,而是因为你就是那个人。”

奈布:“……”MD死给。随手抄起身旁的一个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挺硬的东西就给人扔了过去。杰克迅速闪身躲了过去,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,有一份薄怒的意思。被扔到墙上的红酒瓶已经破碎,其中的红色汁液有些还正随着墙壁慢慢的滑落,留下了一大片红色的蜿蜒痕迹,可以说是丑极了。被砸到的墙壁稍掉落了一些墙灰,挺可怜的样子。(墙:mmp      红酒:mmp)

“小甜心,不要得寸进尺,我已经生气了。”带了些威胁,想要制止住奈布现在的这种态度。向着奈布走去,脚还有些发抖,只是不太明显而已,毕竟奈布的一脚下去也不是玩的。奈布不在意的吐了吐舌,顺势就绕了个大圈跑到了门前,搬了个鬼脸给杰克。

“亲爱的绅士,我就不陪你玩游戏了,再见。”开了房门就跑,拿出了吃奶的劲儿。

杰克:“……”

↑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啊杰克桑。


某只咸鱼水:成功烂尾,先前写的一篇带r的手残删掉了。懒得打字所以就这样吧(请一定不要追究字数问题!!)炖的肉没了,想起来就气em将就看看吧,于是成功的发了上来(会被打的吧x)
下一篇吧,有可能会是三日珠。旁友们了解一下嘛xx(别转移话题啊小咸鱼)

第五人格公寓楼(1)

当杰克也搬进了公寓楼的时候,奈布感觉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杰克。十分眼熟的感觉,但是绝对不是搭讪这样的。他开始思考起了这种奇异的眼熟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发呆就成了奈布每天挺重要的任务。(???)

“小奈布?快去打扫卫生啦!”瓦尔莱塔开始了今天的第三次提醒,她也显然知道了奈布每天在发呆,并且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第二个住进来的……杰克的原因。

“啊,好。”奈布甩了甩自己的脑袋,撇弃掉原来思考的内容,拿起扫把继续扫着楼道,一板一眼的角落里的灰尘全部都扫走,“真是奇怪。”小小的嘟囔了一句话,走到杰克门前敲了敲房门,“嗯……那个什么,杰克先生,你的房间需要打扫吗?”每天的例行任务,因为杰克从来都懒得收拾自己的屋子。

门被打开,杰克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,黑发还挂着些水珠,看起来就像是在洗澡中途突然被打断的样子。“进来吧,桌子上的东西不要碰。”丢下了这句话,杰克就拿了床上的黑色运动服进了浴室。而奈布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卧室,心中的难以言喻达到了极点。

“这么干净,还需要打扫吗?”轻叹一口气,认命的拿起了扫把在人亮的像是镜子似的地面上扫起来。稍有些不经意的往书桌上看了一眼,却恰好的在一张纸上发现了自己的名字。好奇心被勾起来的奈布朝着浴室的方向望了一眼——水流声依旧继续保持着,悄悄的拿起了纸张看了起来。

等到奈布面无表情的放下了纸张之后,水流声也恰好的止住了。

“杰克先生,你的卧室已经打扫好了,至于桌子上的东西我也一并扔到垃圾桶里了,相信您一定不会介意吧。”他可以的咬重了“桌子上的东西”,已经是忍了自己的怒气,保持着平常的语调说完了这句话。

奈布本是转身就要走,可是杰克已经从浴室中出来,先前拿的换洗衣服也没有穿,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浴巾,稍一动就要掉下来似的,脸上保持着一贯的笑意。

“小甜心,原来你已经看到了吗?”迈开大长腿挡住了门,俯身搂住羞恼的奈布。

“给老子滚!变态!”



好的就到这里了x你们猜猜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呢~无奖竞猜了解一下√下一章,可能会炖肉吧。稍微提醒一下是年下攻xx没错小奈布设定成三十多岁(不显老)的老大叔,杰克是个二十八岁(攻气十足)的(变态)小青年。


短小精悍的咸鱼乞求原谅|・ω・`)

一个现代梗的杰佣文预告

#一只萌新的第一个文,没错是短篇
#求关注xx(李介个不要脸的!
#受精卵文笔致歉
#OOC致歉
#监管者请自动想象成美男子谢谢!蜘蛛当然是绿孩子x
#私设严重!!见谅!

一个小私设:杰克:服装公司CEO  奈布:退役佣兵,现在是一个公寓的小助理? 蜘蛛:一个公寓的小包租婆xx  其他:待补充

一个文案!
看下边↓

蜘蛛是一个包租婆,挺可爱的那种。开了个小公寓叫第五人格公寓,价格还算看的过去,房子装修的也很不错。

穷的一批的奈布就住下在了公寓楼里,现在是和平年代,雇佣兵是没有用的,他选择退役了。从厮杀的战场中脱离,确实让奈布不适应了一段时间。能干的活基本上都干了,勉勉强强的生存了下来。后来被蜘蛛招聘当了员工(包吃包住的那种)还算过的可以?

杰克小时候是个孤儿,因为一双红眸被家人厌弃。于野狗争食,含泪吃下别人所施舍的饭菜。“活下去”是他唯一的念头。从阴暗的角落被富人看中,培养起来,因为流浪的日子是他人生中——目前为止,最为黑暗的时刻。他不想回到以前的日子,选择了培养自己的天赋。谁能想象这个文质彬彬,谦逊有利的绅士——以前会是他们最为厌恶的乞丐呢?

“啧,就这里吧。”

“最为适合灵感的喷发——这所公寓似乎也不错?”



一个小咸鱼告诉着人们自己的存在!我一定会写的!我一定会写的!我一定会写的!重要的事儿说三遍(其实是个坑对吧)